网站首页 >教育

一位扎根大山深处的铁警故事

--记太原铁路公安处五台山派出所民警 荣获“2019度太原好人”白力

发布时间:2020-01-18      来源:法帮一号

图为太原铁路公安处五台山派出所民警白力荣获“2019年度太原好人”荣誉称号


  本网讯(张福生)他叫白力,男,1984年生人。2006年毕业于甘肃政法学院公安分院侦查学专业,现在是太原铁路公安处五台山车站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白力是一名最沿线最基层的铁路警察,工作10余年之久全部是在基层的工作岗位度过,最基层也就最接地气,长年的客运执勤工作,最多的就是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事务,最多的就是跟人之间的交流,这些交流绝大多数是与他工作息息相关的事,当然也有例外。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结识了这么一位人士。她叫李小娇,现在是太原灵星社区服务中心的管理者。白力认为自己与她的相识是一件欣慰与幸运的事。记得当白力从李小姣口中听到自闭症儿童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大的触动,总觉得“自闭症”就是不爱跟人说话,不喜欢跟人交流,在他的意识里这属于心理疾病或者心理障碍的范畴,虽然大学必修课里学过犯罪心理学,但是对这些有关心理疾病的人了解甚少。当李小姣跟他详细解释了自闭症患者的实质与真正含义的时候,白力目瞪口呆,也完全不理解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疾病,当得知该病例的原因后,他脑海里特别混乱,这让他不由的对自闭症的病因患者开始探索,究竟是精神影响了心理,还是心理决定了精神,这也许是出于职业和专业的敏感性,导致的思索,这个问题顿时觉得他头脑很混乱。每次白力跟李小姣谈论这个话题时,她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解释不完的话题。毕竟说的再多也无法跟亲身经历一次来的更明白,所以白力决定要去一次服务中心,零距离的接触这些自闭症患者,无论是出于对自闭症患者的好奇还是出于对李小姣事业的了解和支持,他都觉得必须亲身体验一番。

  那是一个午后,白力和三个好友相约来到服务中心,第一次去心理很是忐忑,因为一想到整个中心都是精神疾病的患者,未免会发怵,总想到电影和电视精神病院里的情景,心里七上八下的。当白力推门进去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些孩子们,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对我们这些陌生人礼貌的欢迎,此时的白力和朋友们完全看不出他们与正常孩子有何不同。他(她)们个个长的再正常不过了,会笑,会做一切孩子会做的事。


图为白力出席“2019年度太原好人”颁奖仪式

  白力说: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服务中心的老师跟孩子们一起办了一场小小的演出,那些孩子又唱又跳,载歌载舞,我仍然不相信他们是有精神疾病的孩子,他们又比正常孩子差在哪里了?我看到我的几个朋友的表情,大概跟我的想法一样吧。这时,一个小孩的眼神跟我接触了,他大概三四岁的样子,眸黑齿白,十分灵动,他一直在看着我,一直在朝我笑,我很想过去跟他交流,可当我走进他的时候,他却躲开了,躲在老师的背后,依然时不时看着我,我总觉得他是害羞,我想抱他,于是展开双手示意我的善意与友好,他这次没有躲开。当我抱起他的时候,在场的老师们惊呆了,他不相信这个孩子会让一个陌生人这样近距离接触,而且丝毫没有畏惧感。

  李小姣很惊喜的说:“自闭症的孩子是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懂得跟外界去交流,他们的情商为零,没想到他竟让你抱他,你们是有缘分啊。”白力感慨的说:我以为这只是一种偶然,于是让我的其他朋友们去抱他,没想到他都一一躲开了。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唯一”的拥抱,我相信我与他的缘分,或许是这种“缘分”让我有了一丝成就感,让我觉得我的出现会给他的治疗有所帮助,或许这仅是一次偶然,又或许我对他的帮助甚微,但这些已经让我决定我要去做这样的事,一次两次.....一个人两个人......

  那一次的结缘,让我喜欢上了那个小孩,他叫霍鹏宇,小班的一个自闭症患儿,有严重的语言障碍。他的微笑以及对我独钟的好感给我很多鼓励和很大的欣慰,让我很多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他,多可爱的孩子,长得多漂亮,为什么是自闭症呢?我不断的纠结这个事,有段时间一想到这件事就会难过,我只见过他一面,就会有这番无奈和心痛,我想到了他的父母,他的亲人,他们又是怎样的绝望和痛苦呢?这样的事一旦在心里蔓延发散就会无休无止,我为他伤心又有何用呢,孩子是无辜的,疾病是他天生带来的,这种事实无法改变,我如果能常去看看他,常去陪陪他,对他或许有帮助,对我也求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安心。于是我变成了灵星服务中心的常客。

  白力说:我是一名铁路警察,工作的时候没有昼夜,虽然在太原生活,工作却在一个偏远的小站,上下班奔波在两地之间,工作的苦再苦那都不算什么,因为我的职责所在,下班回来休息的时间虽然有限,但我依旧会去服务中心看孩子们。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音乐,我喜欢唱歌,去服务中心我会唱歌给孩子们听,我也喜欢看他们听我唱歌的样子,虽然他们不懂得与我交流,但我唱歌的时候,他们会跟我互动,会拍手,会微笑,会起身跟我一起唱,我在想,我的歌声就是我跟他们交流的桥梁,我要多唱给他们听,我要一点一点的去获得他们的信任感与安全感,这样我才能跟他们真正的交流,用语言跟他们交流。有幸的是我被学校聘请为一名义教老师,负责教孩子们音乐,与其说我是他们的老师,我更愿意当他们的哥哥,叔叔,家人,更愿意跟他们用音乐交流,更愿意看到孩子们快乐时的样子。

  据白力介绍:现在在服务中心里,不止只有霍鹏宇一个孩子,还有很多,他们见到我来了会很亲近,很友好,就像刚认识霍鹏宇时一样,这些连“哥哥”都叫的很困难,现在能很清楚的叫我“白力哥哥”,而且还能简单的跟我对话交流,我特别欣慰,也特别感动,觉得自己在工作之余还能做一份这样的好事,能够帮助到他们,特别值得。

  我是一名铁路警察,是一名人民警察,我同时还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社会人。我为我自己能做这样的事而感到骄傲,我为我自己能有做这样事情的机会而感到荣幸。我相信很多人跟我最开始认识自闭症患者的时候一样,对其不了解,甚至有很多误解。我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一有机会就对身边的人去解说,去让他们真正了解和关注自闭症的患者。我作为一个普通人,有七情六欲,相信每个人都会感动与被感动,相信每个人都会关爱一个弱势群体,我知道凭我个人的努力远远不够,我个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既然已经参与其中,就希望这种正能量的行为能从我开始辐射出去,以便有更多的普通人参与进来。铁路警察是我职业,这种正义感和使命感相信是每一个警察强大内心堡垒,我只是千万警察中的一员,只是很奇迹的知道了自闭症到底是什么其中一名民警,我希望从我这份警察职业出发,让越来越多跟我同一职业的人参与进来,再到类似职业的人,再到各行各业的万千大众加入到这个爱心传递的善举中,让更多自闭症患者多一分关爱,多一层特殊的照拂和守护。我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社会与国家的安全卫士,保卫家园亦在保卫人民,保卫人民亦在保卫所有人民,更何况是那些有先天疾病的孩子,我有义务去守护这些弱小的自闭症孩子,他们有了更多人民警察的特别关注与守护,相信他们的父母,亲人以及全社会都会有更多的安全感,都会有更多的亲切感,不仅是我的内心所向,更是我与警察职业的职责所在,是人民公仆的职责所在。

  白力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用满腔的热血和爱,谱写了一曲大爱无疆的赞歌,他用一颗赤城的心为社会勇于担当起一份责任,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警察!


(责任编辑:新媒体)

最新视频
  • 特警丈夫"失联"86天 民警妻子:"他完整,家就完整"

  • 敬佑生命 大爱无疆

  • 微视频|薪火相传 不负韶华

  • 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